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君合“紓困與重生”專題研究 —— 金融機構的債權追索與監管風險管控專題研究系列(三):企業債務追償中的刑事策略手段及風險防范——如何合法合規以刑促民、實現債權

2019.09.27 武雷 尹簫 楊彤

通常,企業在遇及債務危機時,更多考慮由債權人通過民事訴訟、執行等手段進行追償。但司法實踐中經常遇到債務人拒不履行債務而民事執行手段無能為力等無奈情形。根據實踐經驗,本文將重點介紹債權人在債務追償過程中可能采取的刑事方式,以期與債務人和解并最大程度實現債權;同時,也關注債權人的刑事風險防范,避免以不當手段追償而涉嫌刑事責任。


一、通過刑事手段推動民事糾紛解決的路徑


實踐中,當事人打贏官司卻只能拿到一張“法律白條”,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無法履行的情況時常發生,嚴重影響了法律的權威。這種情況已明顯侵害社會經濟秩序,我國刑法也為之設計了相應罪名——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1。在“老賴”拒不根據判決要求還款時,債權人可以請求法院或自行向公安機關以該罪名嘗試報案。


本罪名屬于公訴案件,在司法實踐中促使債務人履行債務的概率較高。原因為:一是犯罪嫌疑人(債務人)在主動履行債務后,可以得到被害人(債權人)諒解,易從輕處罰;二是即使犯罪嫌疑人仍拒不履行債務,本罪成立后,被害人可根據刑事判決申請民事強制執行。


而且本罪可由單位構成,在最高法院公布的一起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典型案例(重慶蓉泰塑料有限公司劉建設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一案)中:被執行人蓉泰公司及公司負責人劉某在法院強制執行過程中,明知公司賬戶被法院凍結的情況下,指使他人將本應進入公司賬戶的資金轉移至他人賬戶、挪作他用,以隱匿公司財產、逃避法院強制執行,致使法院生效裁判無法執行、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該案屬于單位構成拒執罪的典型案例,法院依法認定被告單位及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構成犯罪并分別判處刑罰并對單位科以罰金,具有良好的警示作用。實踐中,企業留有犯罪記錄會對其今后申請各類補貼、優惠、減免政策等造成不同程度影響,不利于企業發展,且企業負責人和相關主管人員亦面臨牢獄之災。


本罪包含三個要素:


  1. 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的行為(沒有能力執行的,不構成本罪);

  2. “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的”包括應當履行的義務的全部或部分;

  3. 情節嚴重的行為。


需要著重收集的證據內容:


(一)合法生效的民事判決書,并已申請執行;


(二)可以證明下列情形屬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的“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的證據材料:


  1. 被執行人隱藏、轉移、故意毀損財產或者無償轉讓財產、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2. 擔保人或者被執行人隱藏、轉移、故意毀損或者轉讓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擔保的財產,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3. 協助執行義務人接到人民法院協助執行通知書后,拒不協助執行,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4. 被執行人、擔保人、協助執行義務人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通謀,利用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職權妨害執行,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5. 其他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


二、其他值得關注的刑事罪名


在實踐中,我們也發現,一些債權人存在被債務人欺騙而不自知的情況,大部分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同樣需要引起重視。


(一)合同詐騙罪


債務人在與債權人簽訂合同時,就以非法占有債權人的財物為目的,本質上從不具有履行合同的意圖。例如明知自己的公司已資不抵債、無力運營,卻依然營造公司欣欣向榮的假象,甚至偽造產權證、經營許可等關鍵證照來吸引投資,隨后將投資款用于償還債務或揮霍。


而作為刑事犯罪的被害人,債權人有權獲得賠償。因此債權人在發生糾紛時也應注重相關證據的收集,主要包括:


  1. 債務人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

  2. 債務人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明作擔保;

  3. 債務人沒有實際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方法,詐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

  4. 債務人收受債權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

  5. 以其他方法騙取債權人財物。


(二)詐騙罪


債務人(公司)的實際負責人以單位名義與債權人發生經濟往來,實際是通過公司名義達成個人非法占有債權人財物的目的,同時使其不法目的在形式上僅體現為普通的公司間民事債權債務糾紛。因此,本罪名除了需要注重收集合同詐騙罪中的證據外,還需要注意收集可以體現債務人的實際負責人個人犯罪故意的證據,包括微信聊天記錄、郵件往來、語音通話等。但需注意,本罪名項下犯罪主體只包括個人,即單位不構成本罪名。


三)其他可能關注的罪名


實踐中,如存在債權人與債務人共同投資經營企業的情形,則債權人可考慮對企業經營狀況、企業賬目進行梳理,以期發現是否存在債務人職務侵占、挪用資金、私刻印章等涉罪行為。


此外,如債權人屬于特種行業經營者,還可考慮債務人在舉債過程中是否存在刑法項下規定的特殊罪名,如貸款詐騙、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經營、高利轉貸,以及與證券犯罪相關的罪名等。


三、債務追索中的刑事風險


在面對企業債務人不履行債務甚至為“老賴企業”時,部分債權人確會選擇通過各類刑事追索方式促成債務人履行債務。但是刑法的謙抑性原則為刑法的適用套上了牢籠,一旦濫用就有可能涉嫌刑事責任,最主要的風險是誣告陷害罪和敲詐勒索罪。


(一)誣告陷害罪


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捏造”是指無中生有、虛構犯罪事實,意圖使被誣告者受到錯誤偵查、起訴、審判等。“虛假告發”是指行為人將捏造的犯罪事實向司法機關進行告發。告發的形式有多種多樣,可以是書面的,也可以是口頭的;可以是署名的,也可以是匿名的。“造成嚴重后果”,一是捏造的犯罪事實情節嚴重的;二是誣告陷害的手段惡劣的;三是嚴重影響了司法機關的正常工作的;四是有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實踐中多以被害方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甚至羈押作為“造成嚴重后果”。


本罪在主觀方面必須是故意,具有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的目的。錯告和檢舉失實 


不會構成本罪。所謂錯告,是指錯誤地指控他人有犯罪事實的告發行為。所謂檢舉失實,是指揭發他人罪行,但揭發的事實與實際情況完全不符或部分不符的行為。因此,債權人在使用刑事手段時,必須嚴格規制自身的行為,不可故意提供虛假證據,舉報債務人不實的犯罪行為。


(二)敲詐勒索罪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恐嚇、威脅或要挾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財物的行為,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構成敲詐勒索罪2。所謂“威脅”,是指以惡害通告迫使被害人處分財產,即如果不按照行為人的要求處分財產,就會在將來的某個時間遭受惡害。威脅內容的實現不要求自身是違法的,例如,債權人知道債務人的犯罪事實,向司法機關告發是合法的,但債權人以向司法機關告發進行威脅索取財物的,也成立敲詐勒索罪。威脅的方法沒有限制,既可能是明示的,也可能是暗示的;既可以使用語言文字,也可以使用動作手勢;既可以直接通告被害人,也可以通過第三者通告被害人。因此,債權人在獲得債務人可能涉嫌犯罪的證據后,應當直接向公安機關報案,不可以向公安機關告發威脅債務人履行債務。


綜合上述分析,雖然企業在追索債務過程中可考慮使用刑事手段,但必須合法合規、措施得當,切不可為了追回債務而采用過激手段,使得“有理變無理”,不僅無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反而讓自己身陷囹圄。



[1]《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2]《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北京5分赛车开奖历史